爍月

【刀ステ】義伝的一些观后感

rrrrredei:



【+++注意+++】


+全是个人观后感及猜测,也不是什么高考阅读理解的满分答案。


+前半主要是伊达组,后半会有很厚的三日鹤滤镜。


+全篇真的好长快赶上一把鹤丸的锻造时间,所以就挑一些个人比较在意的部分来写。


+总之还请见谅,没问题的话再接着往下看吧。


 


 


 


 


——物が語る「物語」


 


于我而言,刀舞是第一部让我真正开始关注2.5的作品,所以十分庆幸它是这样优秀且诚意十足的作品。能有义传这个故事,源头上还是得感谢剧本末满老师,伊达组的四人可以从屏幕背后一起站到舞台中央,站在我们面前。这次的故事在我心里,非常地人間っぽい,我也说不上来要怎么翻译才是最好,姑且说是最有人情味的一部吧。


在我眼里,他们四个角色的组合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和本丸的其他组合相比,他们既不像左文字、粟田口又或是国广那样,在名字上就有很明显的羁绊和联系;也不像三条家那样同属一个刀派;甚至连鹤丸和小贞与伊达政宗本人的联系算不上是十分紧密。作为个体他们四个都是个性鲜明,乍看好像没有什么联系,但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多少也还是会有“他们果然是一家人吧”的想法。再看剧情里,俱利一个人练习的时候,光忠和小贞在一旁悄悄地关注,以及后面两人也是一眼就看出来俱利的心情变化。他们四人的组合方式很新鲜,性格鲜明独立的同时却在相处中几乎不见冲突,意外地气氛融洽(虽然这其中少不了像图7回想那样的调剂情况)。形容起来的话很像散文式的家庭,形散而神不散。这里的“神”放在义传的故事里,就是伊达政宗带给他们的影响。


从虚传的从零开始,到了义传就有了开阔许多的感觉。大到舞台布景小到演员身上的服装配饰,很多部分都构建起了更加清晰的轮廓,所以这次对于故事的内容也有了更深地挖掘,多少还有些2.5与历史剧时代剧融合起来的感觉。这次的主题是成长,物が語る「物語」,所以成长的主体是角色本身是他们自己,成长的过程也由他们自己来讲述。如果说虚传的情感表达是火花,冲突激烈层次分明,有着强烈的震撼效果,那么义传就变成了融雪,成熟而含蓄,感情都是缓慢地化在心里。织田刀们像钻石的各个切面,组合起来就是舞台里的织田信长;伊达刀则更接近于把笔头的年岁分段,大家各自站在不同的阶段上,以性格和处世态度来体现对伊达政宗这个人的感情,相互地也能看出来“伊达”对他们的影响。他们多少秉承着前主的某种性情,同时又带着深沉的情感与各自的命运抗争,是为了能在“为人”的道路上也能够更加成熟帅气。


俱利对政宗公的情感,应该是这次故事里表现得相对来说最为明显的那一个。他已然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战斗机器,杀阵的招式干脆利落,甚至还有狠辣的味道。他渴望与强者过招,在最初看到黑甲胄与后来在与之对战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到他很兴奋。但在有机会解决黑甲胄的时候却下不去手,可以说是对笔头感情很好的体现。在俱利眼里到底还是认同笔头是一个强者的,更何况后面笔头说俱利和年轻时候的自己很像。他嘴上总是说着一个人战斗一个人死去,但他始终都把自己作为一把刀,想被笔头用来在战场上挥舞壮志豪情的刀。于是他一听到那声我が刃よ的时候,我想他大概也能体会到“心”,那一声呼唤对于现在有了“心”的俱利来说,应该是很像一个父亲在唤吾儿的吧。仅仅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的对话,俱利差点就被黑甲胄抓到空档,又一次让人觉得刀剑这个世界里的敌方角色很厉害。相对于拥有“心”的刀剑男士,没有心的他们却能这么清楚明白“心”的弱点并熟练地加以利用。其实来到本丸的大家也许和我们差不多,一来就接受“刀剑男士的任务和使命就是要和想要改变历史的敌人战斗,从而保护历史”的设定,几乎不会去在意到底自己的内心究竟是如何想的。大家现在都有了心,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为什么就一定要遵循时间政府和审神者的命令不可?这个问题其实很耳熟,在花丸和活击里都出现过,但都是通过同伴的话来传达,这次刀舞的剧情里终于通过黑盔甲问了出来。对于俱利来说,战斗就是他的全部意义。对于一件一直坚定决意贯彻始终的事情一旦产生一丁点地怀疑或动摇,内心自然就很容易被钻空子。所以在听到黑盔甲的质问之后,俱利大声地呵斥其闭嘴,就是想要保持战意,否则死的那个就会是自己。在这里只能期待官方之后对月这些方面更多的解tian释keng吧。老实说黑甲胄这个设定一开始让我出戏到《我太受欢迎来该怎么办》(对我还特意找了那个甲胄乱舞的片段又看了一遍hhhhhh)扯远了……总之就是黑甲胄的出现虽然惊吓到了大家,但仔细一想也还是合乎情理的。就像三日月所说,付丧神不只刀剑有,出现黑甲胄也就不奇怪了。能够黑化出现,说明甲胄对笔头的感情和伊达组相比应该也是只多不少。


如同kento所说,鹤丸在四人之中的立场像个守护者,退一步跳出圈子(连演职人员名单都是排在伊达四人最末……),是为了能尽量看清周围的情况,防止当局者迷从而更好地保护大家,能够在危难的时候第一时间从旁支援,必要的时候甚至还会选择自我牺牲。看着那一绺那条仍然留白的头发,个人感觉他在护着俱利的同时还是保持着想要更多惊吓的思想,不是说他在胡闹,是更接近“保持本心”这个意思,可以说是非常鹤丸国永了,这里应该就是演员说的游刃有余的部分之一。说得怎么样一点鹤丸是有经验的(emmmm……),经历过陪葬深埋地下等等不是太愉快的事情之后,还能像现在这样阳光健气地生活处事,所以即便这次要被附身也觉得没关系,和过去种种相较这完全还在能应付的范围内。哪怕这个过程会很困难很痛苦,但总比让俱利让大家来承受要容易得多,可以说他是一个立派的保护者了。他可能随时都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可骨子里还是相当自信回得来,他自己说因为以前各处漂泊所以记忆稀薄,但他就是他,这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的,所以最后从黑甲胄那里夺回意识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嗯,老年人的帅气就是这样了。


这次描写的是大家的成长故事,话虽如此,但个人觉得在三日月这个角色身上很难直观地看到“成长”。刀剑们带着原本不曾拥有的人心显现于世,学习着如何以人的姿态来生活,就这点上来说大家都是一样的,谁要走的路都是那一条。然而历史与各自的经历就摆在那里,对于“心”的理解和适应上就会体现出区别,于是每个人在这条路上的起跑线和速度从开始就是不一致的。刀舞里的鹤丸与三日月很像,但三日月的立场更加特殊。如果说鹤丸是退后一小步在守护着伊达组,三日月则是像跳出圈外的“圈外人”一样注视着本丸。他和隐匿在乌云背后的月亮一样,大方直接地接受太阳光的反射,但就是不清楚地告诉仰望着它的事物自己为何会有如此的月色,朦胧地进行危险发言却近乎强硬地表达态度,并且更希望听话的一方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拨开云雾。相较于“成长”的主体,他更像是站在引导他人成长的立场。所以对于三日月,个人更喜欢用“变化”来理解他。是选择一直在一旁看着大家,还是会有不得不出手的时候,这些是三日月身上值得关注的变化。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缘由,但从剧情上看三日月似乎是在单枪匹马作战,这里就要提一下“比起惊天更想吓你”那段对话。


也许鹤丸没有自觉,渴望吓到这苍天之外的某个人,这件事放在他身上基本就等同于下意识地告白了。看到这段的时候最开始只觉得被糖砸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可是拿掉cp滤镜回头再想,这里的对话好像又有了点别的意思。两人的台词大概是沿袭了迷路老人平时走路的风格,十分绕圈子。被被是本丸的近侍,所以作为前任近侍的三日月自然会对他做出很多指导,因此即便是单纯的他也感受到了渐渐堆积起来的来自三日月的强烈意图,才会有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你到底想要我们想要本丸如何”的大声质问。但鹤丸的情况不一样,虚传里并没有三日月和鹤丸单独交集的剧情,而这次义传一上来就是两人手合,鹤丸说自己都快得惊吓缺乏症了,算是为后面“比起惊天更想吓你”做了铺垫,明显鹤丸已经察觉到了三日月的异常。


鹤丸:你总是关心被被真是辛苦了(我可是注意到你给被被“施压”了)


三日月:我关心大家,也关心你哦(你以为我没有发现你有所察觉吗)


(中略)


三日月:你想要吓我吗?但要想真的吓到我可不容易啊(你要来插手吗,说不定会让你后悔的)


鹤丸:我一定会吓到你的,所以你也来给我惊吓吧(我一定会出手的,所以你也尽管出招吧)


远足的对话是听的人背后发凉,在我眼里大概是上面这样的潜台词,而且两人的表情看起来都意味深长,这里就是前面说到的单枪匹马作战的原因。三日月似乎是在进行一个很危险的计划,目前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并且不希望第二个人来干扰他,搞不好就连审神者都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两个老人的对话里,鹤丸暗示出了:我怎么可能看你一个人悄咪咪地搞大新闻的感觉,但认真地说,既然他发现了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如果鹤丸发现三日月要做的事是益于本丸的事情,他二话不说当然会加入帮忙,反之,他也会很干脆地与三日月一战。


在虚传的时候,三日月的ラスボス感是很隐晦地表现出来的,到了这次很多台词表情都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他明显知道很多事情,但他选择不说而是十分强调大家一定要变强,迎接未来某个巨大的试炼。他的手段很特别,基本不用自己亲自上阵,近侍交给了被被,自己只是从旁引导,教被被认识心关心人等等,更多的时候像他自己所说只是在一旁看着。如此一来在达成他的某种目的的过程中就会更顺利自然一些,也不会太引人注目,甚至让我有种更换近侍原本也是他主动向审神者提议才有的决定的感觉。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这种手法看上去和黑盔甲感觉真是微妙的相似(……)至于三日月所说的试炼,如果真是经历过什么然后回来拯救大家的话,救人固然无可厚非,但在我眼里这已经改变历史了,说不定会演变成敌方的。虽然还不能肯定这个爷爷是不是从未来回溯时间来到这个本丸的,但我更希望他是用了什么方法知道了关于试炼的事情,所以现在才会有这些举动。


还有一点,个人感觉三日月做的事很像黑鹤事件的升级版。这里就要说一下推上很多太太都炸了(好的意味)的みかつきダッシュ那一幕:鹤丸就要倒下时,是离得最远的三日月立即箭步冲上去抱住。老实说对这个场景我的第一反应是:没毛病。当时伊达组三人和政宗公都用尽全力斩杀黑甲胄,后来都累倒在地上,更何况伊达组三人前面不仅爆了真剑还和黑甲胄又打了半天早就伤痕累累了,完全没办法再去扶鹤丸,可以说三日月这是理所当然的举动。但看了一段果然还是觉得不对,因为舞台右边还有歌仙。歌仙因为受伤没有办法很快冲出去很正常,但三日月同样也是有伤在身,还是箭步冲上去抱住了鹤丸。关于这里我的理解是,鹤丸以身涉险,这件事换做三日月大概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也就能最快地理解和判断状况。为什么?三日月正在进行的某个计划应该也是十分冒险的,或者说他也是抱着哪怕牺牲自己也要完成这个计划的决心才走到现在。所以当时物理上两人距离是最远的,但心理上没有距离,用场刊里演员们的话来说就是波長が合う。所以三日月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说白了就是四个字:相互理解。以及据推上太太们的repo,很多人都发现三日月抱住鹤丸之后两个人好像在悄咪咪地说着什么。原本我想这里动作幅度很大,大概是因为这里正好有别的演员在说台词而且给不到两个老人的镜头,所以演员们就悄悄地交流冲上来的时机拿捏得准不准之类的。但有看了复数场的太太说看到的3场里两个人都有在这里说悄悄话,我看了配信也发现,虽然镜头切得很快但似乎是有在低头交流的感觉,于是我觉得这里的交流也许不是偶然的,前面说到的可能性就不太大。毕竟应该不至于每次都说,或者等这个场景结束到后台再交流也完全可以。如果这里是以角色的身份说“多亏了三日月来扶着我”“小事一桩,就当是你送给我这样大的惊吓的谢礼吧”之类的也可以理解,但要是说的是一些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他们两个爷爷才能知道的事情,这样一来就感觉像伏笔。当然我希望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等十月圆盘发售之后收录全景版的话会再好好确认一下,毕竟还是安安心心地吃糖来得实在。还有一点就是,爷爷在见到黑鹤的时候说了一句连我都被吓到了,但我个人觉得爷爷真正被吓到的地方不是这里,这里应该是属于面对意想不到的情况的冷静状态发言。在光忠问鹤丸是不是为了消灭黑甲胄才故意被擒住的时候,鹤丸说了一句这是惊吓的计策嘛的时候,爷爷有个仰头舒气的镜头,这里才应该是真正被吓到了。


全剧这次采用的是双线讲故事的方式,个人觉得挺喜欢的,加上这次舞台道具布景都做得更好了,对于小夜和歌仙屋顶谈心的那里还用了皮影戏(?)的影像表现来讲故事,让这次的舞台整体看起来很有电影感。一个舞台同时在讲两个故事,一条时间线上不同地点同时进行的两件事,于是内容就很丰富,单独看一场演出或者只看一遍配信很难一下子全部理解里面的内容。另一条线里个人最喜欢的是被被和小夜手合的最后场景,小夜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站起,明白了复仇之心会一直存在与自己的内心,并且在被被的引导下决心修行去寻找直面和接受自己的内心的方法。个人很喜欢这次的音乐,有很多剧情的泪点都被我很努力地控制住了,但都是差一点就要哭了的那种,最后的这个手合场景在配乐加成下还是破功了TAT


最后是一些很细碎的点,所以就逐条来说吧。


+这次的配乐从告知影像的时候就开始兴趣高涨,华丽帅气的异域风还有一点弗朗明哥的感觉,很适合伊达。】


+以及伊达四人真剑出场那里的bgm听起来很适合填词做成一首伊达专用曲啊


+虽然这次两个老人的戏份吓到我了,糖也是换着花样吃,但有一点还是想说。从虚传开始鹤丸一直称爷爷三日月,而三日月称鹤丸一直用的是全名,但只有在黑鹤去追伊达政宗之后,他暂时阻止了俱利并提醒大家注意甲胄的时候,好像是(记性不好不敢确定)目前唯一一次叫的“鹤丸”而不是“鹤丸国永”。


 


暂时就是这些,很期待十月的圆盘发售,希望ost也能尽早提上日程。想到什么会再补充,多看几遍应该还会有更多的理解吧。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