爍月

炙陽高掛於晴朗無雲的藍天之中,市集裡的人潮也隨著太陽位置變化而逐漸增加,叫賣聲與殺價聲此起彼落,揉合在一起敲擊著鼓膜。

「好熱......。」悶熱的空氣鑽進每一處毛孔,頸部及關節的黏膩帶來一陣不適。

利西掀起帽沿的一角,過大的袍子遮住了他大半身軀,也擋住了部分視線。

看著擁擠的人群中與自己相同打扮的魔法師們,不禁感嘆起自己容易出汗的體質。

魔法師在這個世界並不罕見,依能力分成四個階級,由低至高為初階魔法師、高階魔法師、低階魔導師和高階魔導師,而每個階級又分成三個等級。要成為魔法師或提升自己階級的唯一途徑便是通過層層考核,因此越高等級的魔法師越容易受到世人景仰。

由於法袍會照階級不同繡上相異顏色的圖騰,因此魔法師們平日會穿著法袍彰顯自己的身分。

從額間滲出的汗迫使利西加快了腳步,該買的東西都到手了,接著只要回家就好──他發誓,在太陽下山前自己絕對不再踏出家門一步。

可越前進人潮就越洶湧,像是阻止他一般,前方甚至傳來了爭執的聲音。

「喂,撞到本大爺是不會說對不起嗎?」「啞巴啊你?」「還不快交出你手上的晶石賠償我們家少爺!」只見三位魔法師一搭一唱,將一位明顯處於弱勢的褐髮青年圍住。圍觀的人群中並沒有人挺身而出,而是像一堵牆,給了這場糾紛足夠的空間。

青年捧著裝滿晶石的紙袋,直盯著對方口中的「少爺」,淡淡開口:「我想,剛剛並不是我撞到你,而是你來撞我吧?我還有事,麻煩讓讓。」

此話一出,果然惹得另外三人不滿,眼看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情況下,又有一道聲音不大不小,飄入在場每個人的耳裡:「抱歉,能別擋在路中間嗎?」

利西無視那些轉向自己的目光,不耐煩地走到四人面前。

「你!」

「我說了,別擋在路中間。」

話一落,「少爺」便先沉不住氣衝了過來,接著似乎是隨從的兩人也跟上,其中一人甚至從懷裡掏出了小刀。

利西不禁嘆了口氣,想回家怎麼那麼難。

抓住迎面而來的拳頭,接著踢向對方腳踝,骨頭碎裂的聲音隨之響起,趁第一人倒下後奮力朝第二人的腹部揍下,「噗!」看來有人要把早餐吐出來了。

持刀的第三人並沒有一開始就貿然衝過去,而是在一旁慢慢拉近距離,看到同伴倒下後,抓準了時機朝利西毫無防備的後背刺下。

預想中刀刺入骨肉裡的觸感並未傳來,第三人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少年用看似纖細的手擒住自己手腕,緊接著傳來的便是椎心刺骨的痛。

「啊啊啊啊啊!」

利西看了倒在地上的三人,他想,短期應該不會再出來鬧事了。


评论